2014-12-22 10:14:39

梦幻中的初醒

月圆之夜夜风轻拂,月华如水。如此良宵, MU时间公元勇者(1服)世纪初,我重生了,我来到了新的环境,31-1世纪从此被永远的风尘,在这个时代里,我还是叫*奥斯嘉*,还是智力MM.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我的身边就一直都个法师陪着我,我记不得怎么认识,也记不起什么时候起他就一直在我身边.他是个很体贴的法师,一直在保护着我,帮我订衣服,总是想着各种办法让我开心.  
当携恋人之手共赏月轮。而初秋和楚雨却在查探军营情况。但他们的行踪很快就被发觉了。发现他们的是一小队巡夜的军人。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带着五个卫兵包抄了过来。“军营重地,擅闯者斩!”将军冷冷地命令。初秋急蹿出去。待他停下来时,五个卫兵已滚下山坡,没有任何一个人叫出声来,没有任何一个人完整地抽出腰刀来。那个将军静静地站着,他戴着面罩式头盔,看不出他的相貌和表情,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。军营重地,擅闯者斩,但若退出去,可以不予追究。”初秋:“怪你话说慢了。也许是我出手快了。”将军缓缓地抽剑,他的剑拨出来时月光黯然失色,“我是军中偏将军雷神,我以手中的剑起名。”这是两把极其耀眼的双手剑。初秋也拨剑。他的剑竟藏在拐杖里。雷神:“我本来不想杀人,只是想让你们远远地离开军营。但没想到你会杀了我的士兵,我若不动手,我回去不好交待。”初秋:“没有什么不好交待的,动手就是。”
楚雨一直没有观看打斗场面。她昂首望月。月亮照着她清癯的脸庞。她在想什么?那个有着动听歌喉的青年?那一场期待已久的体面红火的婚礼?雷神终究不是初秋的敌手。不到二百招,他的左手剑就被初秋打落,跟着他的左侧也出了破绽。初秋跟上一拳,打中雷神的胃部。他的拳脚功夫和他的剑术一样出众。雷神闷吭一声,退了几步,双腿一软跪倒在楚雨面前。他还没有站起来右手剑就自下而上地削向面前这个人。楚雨闪身避过。雷神的剑落空,他的胸膛立刻暴露了出来。楚雨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将手中的长剑递了过去。那一剑恰巧刺进雷神的心脏。楚雨语无伦次:“我我我我本不想刺你的。”月光依然照着她清秀的脸庞。雷神突然凄厉地叫了声:“楚楚!”楚雨愣了片刻,旋即摘下他的头盔,接着抱着他失声痛哭起来:“为什么会是你?!”初秋刹那间明白了,这个雷神就是楚雨一直苦苦寻找的歌神。“看到你真好,”歌神轻轻抚摸着楚雨的脸庞,“这张脸三年多来夜夜出现在我的梦里。”他眸子里的光闪动了一下,“可我没想到今天却是在这种情形下见面。”楚雨:“你为什么要加入魔族?”歌神:“我并不想。两年前部队改编之后,军营军官发动叛乱,宣布加入魔族,所有不从的人都被外死,我不想死,所以我也加入了。我杀了许多人,我的双手已沾满了鲜血,我知道我再也不是从前的歌神了。”他剧烈地咳嗽起来,脸上开始变得绯红,“我再也回不到你的身边了。那封悔婚书我也是情非得已,我不能把血腥和暴力带给你、带给那片安祥宁静的家园。”他紧紧地握着楚雨的手,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却,恢复成一种死亡的苍白,“对于死,我是多么地不甘心、不情愿。”楚雨:“我不会让你死,我们去找医生,找最好的医生。”她伸手就要去拨歌神胸前的长剑。初秋急忙出声阻止:“别动。你一拨你立刻就会死。”歌神转首看着初秋,“我不管你是谁,我希望你以后能照看楚楚。”初秋欲言又止。他该说什么?说楚雨只有不到半年时间的生命?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她?歌神:“你们为什么要到军营来?”初秋:“我们是来查探巴洛克情况的。”歌神眸子里的光彩重新燃烧起来,“他就是这座军营的大将军,当年发动叛乱的主要首领。他杀人如麻,人称魔王巴洛克。”初秋:“我找的就是他。”歌神摇头:“他的武功高深莫测,我劝你们还是早早离开此地。”初秋也摇头:“我既来了,岂可轻易离开。”歌神怔怔地望着他,叹了口气,“爽快!我若有你这种性格,今天我也不至于出现这种局面。”初秋无语。
“是谁那么大的口气?”一个声音骤然响起。初秋心头猛地收缩了一下,竟有人能悄无声息地靠近,而自己居然没有发觉。二十步外站着一个人,全身鲜红的铠甲,肩上掮着柄镰刀样巨大的武器,浑身散发着浓厚的血腥味。初秋:“看来你就是巴洛克了。”